视频一区
视频二区
热门小说

美人圖第八集第二章

时间:2020-09-28 发布:vip电影院-最新VIP电影电视剧免费在线观看-手机电影天堂天天影院大片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美人圖第八集第二章

 第二章
仙子破身

京城北門外,大隊人馬儀仗向前而行,旌旗十里,氣勢恢宏。

美麗賢淑的溫皇后守在城門外,遙遙望著前方行來的儀仗,心情焦急期待,美目中淚光盈盈,等待著她的兩個孩兒遠行歸來。

太后與皇帝此時還未回京,因為皇帝在行宮中聽說兩個孩子失蹤,一急之下染上重病無法移動,只能就地養病。還是最近聽說兒女平安無事,身體這才好了一些。

一騎駿馬飛速向這邊馳來,馬上一名美貌少女身穿公主華貴服飾,遙望遠方的母親,珠淚奔湧,傷心無限。

她縱馬衝到溫皇后面前一躍而下,撲到她的懷中放聲大哭起來,直哭得肝腸寸斷,傷痛欲絕;溫皇后緊緊抱住女兒,陪著她一起抱頭痛哭,心中欣慰激動,默默感謝上蒼恩典。

在後面,太子卻是四平八穩,坐著華麗馬車來到迎接的隊伍前面,下車恭敬施禮,拜見母后。

溫皇后過去拉起他,將他抱在懷中大哭,平時恭謹守禮的儀態都無法再保持。

湘雲公主卻躲到一旁,用憤恨警戒的目光瞪著自己哥哥,那模樣活像盯著一個可怕的色魔。

太子明明看到她的目光,臉色卻絲毫未曾改變,因為這些天被她看成色魔,早就已經習慣了。

雖然很想跟她說明真相,解開她的心結,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若為天下計,有些事情連至親骨肉也得瞞著,妹妹要為此傷心、骨肉疏遠,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他抬眸看著自己的母親,想著她這十多年一直保守秘密,暗自慨歎,忍不住將她攬在懷中,對她這些年來的痛苦內疚有了深刻體會,心中充滿憐惜。

湘雲公主卻猛地衝過來,一把將溫皇后從他懷中拉開,氣得眼圈通紅,憤怒尖叫道:「你、你連母后也……」

太子瞪她一眼,隱含威脅之意,湘雲公主立即住口,卻仍憤怒地與他對視,絲毫不顧忌儲君的權威。

晉王趙光復站在一旁冷眼旁觀,雖然覺得奇怪,卻也只能猜測,是在凌亂野中他們兄妹有了些嫌隙,具體情形就不得而知了。

他看著太子那如絕世美女般的陰柔面容,心中怒罵:『長得這麼漂亮,去當兔子倒合適。要不是我嫡親侄子,早就上了他了!唉,現在這身體,想上也沒有工具了!』想到這裡,不由暗自垂淚。

他一向男女不忌,有時玩孌童更高興一些。只是現在已經算是半個太監,即使有時對姬妾產生興趣,也一切都只能靠手了。

這些天雞傷漸癒,他才能勉強拖著殘軀,前來迎接太子、公主回京。

太子冷冷的目光轉過來,在他面上轉了一轉,上前行子侄之禮,拜見皇叔。

此前太子會經駕空行梭悄悄返京,秘密安排手下查探自己遭遇仙陣陷阱之事,可是那時已經時過境遷,所有的痕跡都被人悄悄抹去,再難查出真相。

但總有蛛絲馬跡,那些前去收拾善後的人被懷疑是晉王府的家將,雖然沒有真憑實據,但趙光復作為第一懷疑目標,總是不會錯。

現在沒有實據,太子也不能發難,只得按下心中憤怒,不動聲色隨同母后一起返回皇宮,待日後再行處置。

一回到宮中,湘雲公主立即將自己關在原來所居宮殿裡面,再不肯出頭露面。偶爾被溫皇后召去,也要確定太子不在坤寧宮,才敢踏是那裡。

平時,她常常獨坐高樓,遙望北方,想起那個長著大肉棒的俊美男孩,憤恨地流淚,只願他死在冰蟾宮,再也不要回來才好。

可是午夜夢迴之時,她卻經常從春夢中驚醒,抱住錦被悲泣,肉棒插入嫩穴那一刻的奇妙感覺長留心中,無法抹去。

※ 
 
※ 
 

「你這個樣子,還當我是師叔嗎?」

韓玉璃躺在晶瑩仙血之中,纖手無力推阻著伊山近的侵襲,寒聲質問道。

伊山近跪在她的修長玉體前面,雙手隔衣握住高聳酥胸,正色道:「師叔做錯了事,一定要懲罰!何況這還是師父的意思,一月之內我若不能升上冰心訣的第三層,就要被逐出師門了!」

美麗仙子的乳房酥軟滑嫩,堅鋌而富有彈性,即使隔著絲綢衣衫撫摸,也給人極好的手感。

伊山近奮力捏揉師叔玉乳,胯下肉棒已經悄悄翹了起來,直指她絕色美麗的玉顏。

韓玉璃的玉頰因羞怒而脹紅,被男人捏到乳房本來就是奇恥大辱,而對方竟然是一個小小男孩,還足以邪術偽裝成少女混入冰蟾宮的好細,這種事情絕對不可容忍!但她已經毫無反抗之力,只能含淚看著伊山近粗大的肉棒,玉體不由自主熱了起來。

那上面已經染上了三百名處女血,正隱現紅光,向她挺頭晃腦,彷彿示威一般。

伊山近微笑著,柔聲道:「師叔第一次見我就動手要殺我,這豈不是大錯特錯?就算我是路過戰場,也罪不致死,師叔何必一定要殺人呢?」

韓玉璃長歎一聲,緊緊閉上美目,知道事已至此,說什麼也沒有用,這男孩是絕不會放過自己的。

只是自己修行兩百年,竟然將被這麼一個小小男孩濕污,想來就悲憤難忍,心像被刀割一樣。

伊山近見她不再反抗,欣喜地伸手解開她的衣衫,動作溫柔體貼,撫摸著她柔滑玉體,輕柔得彷彿情人的手。

雪白滑膩的肌膚暴露出來,被他小手輕摸,韓玉璃嬌軀微顫,難受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伊山近輕輕掀開綢衫,看著美麗玉峰脫去衣衫阻礙出現在眼前,默默欣賞著它,心神俱醉。

她的乳房美麗至極,雪白嬌嫩,晶瑩柔滑,高高聳立著,頂端的紅櫻桃微微顫動,彷彿誘人去親吻吮弄。

伊山近的手輕柔撫上柔滑嫩乳,握住它揉捏,心中快樂興奮,一想到自己竟然摸到了如此實力恐怖的高階女修的雙乳,就欣喜得像要飛上雲端一樣。

他俯下頭去,舌關輕舔乳頭,讓韓玉璃玉體劇震,濕滑舌尖在嫣紅乳頭上舔弄的奇異觸感讓她難以承受。

伊山近努力張大嘴,盡量將乳房含到口中。酥滑柔嫩的乳房在他口中變形,被大力吸吮輕咬,在雪白滑膩的乳肉上面留下明顯的齒痕。

他的手在美麗仙女身上到處撫摸,將她完美胴體漸漸摸遍,衣衫也被腿去,露出她潔白如玉的修長美體。

伊山近微笑著,手向下伸去,淫褻地直接摸上了冰蟾宮女修的處女嫩穴。

兩百年來從來沒有人碰觸過的仙女嫩穴,就這樣被他的手毫不客氣捏在手中,揉弄輕捏,握住花唇,指尖還向裡面探去,碰觸到嬌嫩至極的穴口嫩肉。

韓玉璃玉體劇烈震動,喉間一甜,櫻唇張開,大口的鮮血噴射出來,灑到地面上。原本已鋪滿地面的仙血又加入這大量熱血,覆蓋住了整個光球內部的地面,散發出晶瑩絢麗的光芒。

此時,兩人已經衣衫盡去,裸裎相對。一絲不掛的胴體飄浮在晶瑩仙血上,雖然只是薄薄的一層仙血,在與這仙陣交互作用下,卻有著驚人的浮力,能夠讓兩人飄在純潔處女鮮血上面,碰觸不到寒冰地面。

伊山近已經抱住美麗仙子的修長玉體,過癮地用力擁抱她,幾乎勒得她喘不過氣來。粗大肉棒劃過雪白柔滑大腿,向著嫩穴挺去。

感覺到粗硬龜頭頂在大腿上的觸感,韓玉璃美目泛紅,玉體顫抖,卻無力阻止他,只能絕望地感覺到碩大的龜頭漸漸頂上嫩穴,摩擦著花唇,將它們分開,向裡面插了進來。

「呃嗚……」她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當那龜頭頂在穴口嫩肉上,並小心地插入的時候,伊山近已經是神魂飄蕩,無法控制自己。

他能感覺到龜頭上柔軟嫩滑的穴肉傳來的觸感,那是百年來未會碰觸過的仙女嫩穴,不由得挺動腰部,讓龜頭輕輕地插了進去。

嬌嫩穴肉被龜頭頂開,肉棒滑進了仙女嫩穴之中,頂在柔嫩處女仙膜上,讓它向裡凹了進去。

『就是這種感覺,仙女的處女膜……』伊山近閉目感受著龜頭上傳來的奇妙觸感,勾起了對往事的回憶,心中酸甜苦辣五味雜陳。

龜頭初次碰觸到仙子的處女膜時,他還只是一個無知的男孩,在驚恐中被仙女強姦,根本沒有多少心思感受處女膜的滋味。

現在,他已經成長為一個中階修士,實力可以傲視所有凡人,此時再來感受處女膜的奇妙觸感,心中的感觸大不相同。

他低下頭,欣賞著仙子含羞閉目的美態。

她是如此美麗迷人,而且又是高階修士,實力比他強上無數倍。可是現在,也只能躺在地上,無奈地任由他淫污。

『冰蟾宮,你們對我做下那麼多錯事,今天,是你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伊山近在心裡默默說道,眼眶不知何時已經濕潤,回想當年往事,心情如風中旗幟獵獵飄蕩。

肉棒漸漸向前頂去,美麗仙女本已因碩大龜頭撐開穴中嫩肉而感到脹痛難忍,現在又感受到處女膜上的壓力,更是驚恐,也只能暗自咬住櫻唇,努力忍耐。

耳邊傳來那小小男孩飄渺的聲音:「師叔,你當初一見面就隨手要殺我,忘記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才會受到懲罰!」

她心中湧起強烈預感,駭然睜開眼睛,看著男孩清澈的雙眸,裡面充滿了堅定之色。他的腰猛地一沉,粗大肉棒撕裂處女仙膜,向著緊窄仙道中狠狠插了進去!

「啊!」韓玉璃控制不住地嘶聲慘叫起來,從來都純潔至極的嫩穴蜜道如被鋼刀撕裂,痛得鑽心。更讓她痛苦的是貞潔自此失去,從此無法再修習上乘仙道。

以她的高深修行,雖然現在無力反抗,卻能清楚地感覺肉棒入體的每一個動作,就連龜頭微微顫抖著與蜜道肉壁的每一下細微碰觸,她能都感應得到。

那根粗大堅硬的肉棒毫無顧忌地插入她的玉體,在純潔仙道中橫衝直撞,帶給她無盡的痛苦傷悲,看著這比自己矮上許多的小小男孩,更是悲傷絕望,晶瑩仙淚不自禁地湧了出來。

在她的下體處,同時奔湧的是晶瑩仙血。嫩穴已經被粗暴撕裂,穴口撕裂處鮮血噴湧,從雪白嬌臀上流下,一直灑落到滿地仙血之中。

這一刻,晶瑩仙血驟然大亮,散發出萬道光芒。

整個透明光球也變得鮮紅一片,光芒四面激射,帶動整個大陣都光芒閃動,三百童女與四大女俠及身邊婢女們都顫聲嬌吟起來,呻吟浪叫之聲直上雲霄。

她們仰躺在地上,感覺到一陣陣快感如潮水奔湧溢滿心胸,簡直無法抑制心中的渴望。

龐大仙陣上佈滿雪白窈窕的少女胴體,到處玉體橫陳、誘人無限。

強大的仙力從美麗女修的玉體深處流淌出來,通過她緊夾肉棒的嫩穴蜜道,直接灌入到粗大肉棒裡面,向著伊山近的身體流去。

伊山近的身體已經僵住,清楚感覺到美麗仙子的嫩穴是那麼滑嫩緊窄,溫柔包容住自己的肉棒,肉壁緊緊貼在上面沒有一絲縫隙,讓他能享受到肉壁溫暖柔嫩的美妙滋味。

而肉棒上傳來的龐大仙力更是讓他震撼驚喜,感覺自己就像大海中的孤舟,看著滔天巨浪迎面而來,拍打得自己搖晃不定。

那巨浪就是磅磚澎湃的龐大仙力,就這樣瘋狂湧入他的體內,幾乎撐裂他的經脈。這種感覺,已經百年未有過了。

他迅速提起靈力,努力適應這強大的仙力,心中默念法訣,運起的卻是冰心訣。

心情迅速冷靜下來,即使正和妖嬈美麗的玉人合為一體,也能保持心情的平靜。

肉棒卻依然筆直挺立,深插在玉人蜜道之中,並緩緩晃動腰部向著裡面頂去。

用習自冰蟾宮的冰心訣,來幹著冰蟾宮的高階女修,這感覺讓他暢快。龜頭頂開閉合的純潔花徑,開拓著從未有人來過的仙道,漸漸頂向純潔仙宮。

韓玉璃呃呃低吟著,美麗雙眸中不住流淌出晶瑩珠淚。縱使多年來修煉得心如冰清,現在被一個小男孩好破了處女膜,將大肉棒淫褻地整根插入純潔玉體,心中的強烈悲憤與嫩穴撕裂的痛楚還是讓她痛不欲生。

純潔的花徑經歷過多年仙力淬煉,毫無半分雜質,已經嬌嫩至極,柔滑似水,現在緊緊包裹住粗大肉棒,仙壁與肉棒表面摩擦,將被撕裂分泌出來的仙血染在肉棒上面。

兩人緊密交合著,龜頭開拓出最後一段仙道,將柔嫩肉壁撐開,最後頂在子宮上面,碰觸之時,美麗仙女如被巨木撞擊,發出一聲痛楚的哼鳴。

他們已經溧深地連結在一起了,伊山近閉著眼睛,細細體會大股力量湧入身體的興奮感覺。他的肉棒作為他們聯繫的組帶,承受著她體內的仙力,享受被她柔嫩蜜道緊夾的美妙滋味。

兩人的身體保持靜止,韓玉璃痛得玉體不住顫抖,無法動彈,只能用蜜道緊夾肉棒來發洩痛楚;而伊山近則靜心運起冰心訣,讓純潔清涼的靈力在經脈中奔湧流淌。

從韓玉璃仙軀傳來的仙力,本來就與冰心訣的靈力同源,在他的大力吸取和引導下,流過週身經脈,進入丹田九轉,漸漸化為他自身的靈力,滿滿積蓄在丹田之中。

媚靈對於雙修功法和冰蟾宮的修行方式十分熟悉,由她傳授的煉化靈力之法玄妙至極,他現在就已經可以感覺到吸入體內的仙力開始轉化為冰心訣的靈力,積存在體內,讓他本來極為薄弱的冰心訣靈力變得充沛。

由於謝希煙與冰蟾宮的智慧,讓他可以切換自己的修行方式。從前是吸納天下美女的雙修功訣,現在微一轉化,就可以變成清冷孤傲的冰心訣,以清涼純潔的靈力示人,將所有雙修靈力深蘊隱藏起來,再加上化為女身的玄妙仙法,即使是冰蟾宮主也看不出破綻。

伊山近挺起肉棒,頂在純潔仙宮上吸取靈力,心神俱醉,沉浸在肉棒吸收靈力的美妙感受之中。

在他身下,韓玉璃玉體痛楚地劇烈顫抖,耳中聽著整個仙陣之中無數美女銷魂嬌吟之聲,如墮地獄,痛苦至極。

仙子的持續耐力是可撐上許多年頭,她這樣一直顫抖著,不知過了多少天,伊山近才緩緩睜開眼睛,低下頭,微笑著在她溫軟櫻唇上輕輕吻了一口。

韓玉璃玉體劇震,感覺到他的舌頭頂開唇齒探入口中,與她的柔滑香舌纏綿翻滾,而這小男孩還在大力吸吮,將她口中香津都吸過去,快樂地嚥下。

上面吸吮仙津,下面吸取仙力,伊山近快樂地深吻著美麗仙女,肉棒用力頂人她的仙穴,享受仙道緊夾仙棒的美妙滋味。

經歷這麼久他已經吸收了大量仙力,並按照媚靈所授方法儲存在體內,留待以後慢慢練化。

這麼多的仙力簡直讓他的身體無法容納,因此他在達到極限時就停下來,剩下的仙力先留在她玉體內部,日後再吸。

僅是吸人體內的仙力,就足夠他將冰心訣升到第三層還綽綽有餘,而這只是她體內仙力微不是道的一小部分。

伊山近現在開始真正明白高階修士的極端強大,她的超強實力讓他震撼,現在摟住她純潔完美的修畏玉體,就像摟著一個偉大的珍寶一樣。

只要有了她,自己就可以加速提升靈力,在冰蟾宮中成為天才橫溢的傑出弟子,並借此接近冰蟾宮主,尋求報仇雪恨的機會。

現在吸取仙力已經達到飽和,可是看著這美麗仙子,止不住愛慾上湧,讓他忍不住緊緊抱住她,眼中射出情慾的光芒。

韓玉璃玉體微顫,美目中露出駭然羞慚之色。

雖然兩個人的姿勢還和剛才一樣,但她卻能從細微處體會到他的情慾奔湧,蜜道中緊夾的整根肉棒微微變粗,讓肉壁更微增脹痛感。

這小小男孩開始晃動腰部,讓粗大肉棒在仙女的嫩穴中緩緩抽插,摩擦著蜜道肉壁,帶來奇異的觸感。

「這是什麼,是男女交合的快感?』韓玉璃駭然想著,一股強烈的快感突然從蜜道中奔湧而來,溢滿仙心,讓她忍不住櫻唇微啟,發出一聲低弱的嬌呼。

伊山近的大肉棒已經在她的蜜道中抽插,漸漸加快速度,肉棒與仙徑肉壁摩擦的快感潮湧而起,讓兩個人都興奮地顫抖起來。

男孩抱緊比自己高上許多的純潔仙子的修長美體,上下撫摸著她雪玉般的嫩滑肌膚,捏緊乳房香臀,腰部挺動速度越來越快,在嫩穴中如風般快速抽插,幹得美麗仙女玉體劇顫,仰起頭啊啊地低吟不停。

仙陣中的美麗少女們在四位女俠的帶領下,仰天嬌顫呻吟,每個人的嫩穴中都向外流出乳白色的精液以及純潔的鮮血落紅。而四位美麗女俠雖然只流精液、並無落紅流出,嬌吟浪叫聲卻比別人更加高亢響亮。

她們這樣一直興奮不知疲倦地淫叫著,自己也不知道叫了多久,而仙陣中心處的狂戰更是如火如茶,漸入佳境。

純潔美麗的仙子被小男孩按在身下大力抽插,修長潔白的美腿高高翹起,架在男孩的肩上,玉體劇烈顫抖,被他飛速晃動的胯部擊打在玉臀上,發出啪啪的激烈響聲。

潮水般的快感湧人仙心,讓她興奮得神魂飄蕩,忘記了一切,仰起修長玉頸,呻吟尖叫著,雪白藕臂抱緊身上的男孩,玉臀不由自主向前挺去,與他的胯部狠命撞擊,讓粗大肉棒一下下地插到最深,重擊在嬌嫩仙宮上面。

嬌嫩肉壁與粗大肉棒摩擦的快感讓她興奮得發狂,仙道肉壁上不自禁地溢出仙液,潤滑著肉棒,讓它插入得更加順暢。

帶著三百處女落紅與仙子處女鮮血的肉棒在美麗仙女蜜道中狂插狠幹,將凡間美女的鮮血與世外高潔仙子的落紅融合在一起,抹在她孤傲的仙道肉壁上,甚至隨著大力抽插,一下下地頂到子宮裡面去。

陣心地面上,仙血晶瑩,微微蕩漾,將上面飄浮的兩個修士淫浪交歡的美態都倒映下來。

伊山近興奮至極地狂干許久,漸漸回復神智,開始大力吸取元陰。

仙子元陰,淬煉二百年,精純至極,即使他用肉棒拚命吮吸,也無法吸盡。

只是一點點元陰入體就讓他身體劇震,丹田中靈力熾烈燃燒,立即有了突破之象。但早在體內積蓄足夠仙力之時,他就停止了在體內運行冰心訣,現在是運起煙客真經,大力吸取仙子元陰。

耳邊轟然震響,他一舉突破阻礙,煙客真經更上一層,這就意味著更強大的實力,以及對美人圖更強的掌控能力。

伊山近興奮得身體顫抖,許久之後才平息下來,收納經脈中的靈力入丹田,同時挺起肉棒,緩緩吸取仙女元陰。

仙子的元陰果然是超級寶貴的極品,比凡間美女元陰強上無數倍。就算仙女體內元陰穩固,他吸取速度極慢,但也對修為增進大有好處。

韓玉璃卻在嬌吟浪叫,元陰流過肉壁的快感讓她興奮得發狂,抱緊伊山近挺臀迎合,顫聲浪叫道:「好哥哥、好老公,再快些,插到最裡面來!」

看她如此淫浪誘人,伊山近也放下心事,抱住她狂烈大幹,肉棒一下下撞到蜜道最深處,撞在仙宮上面,弄得她魂兒都飛了。

性感美麗的仙子赤裸著修長玉體,抱緊小男孩大肆狠幹,狂猛交歡,雲雨之聲震動仙陣,傳到每個美麗少女耳邊,口中還在淫聲浪叫,嬌媚言語出自仙唇,更能挑逗步年的慾火。

伊山近被她淫媚嬌態逗得慾火中燒,抱住仙軀幹得更是猛烈,冰肌玉膚纏綿摩擦在他的皮膚上,粗大肉棒在仙子蜜道中狂烈抽插,與肉棒激烈的摩擦幾乎要激出火星來。

他們在仙血上飄浮,變換各種姿勢狂浪交歡雲雨,仙女的淫叫聲更是響徹雲霽,讓那些陷入情慾高潮的美女們都不禁聽得羞紅了臉。

魂靈無數次興奮地升上天空後,伊山近終於達到了興奮的高潮,抱緊懷中誘人至極的美麗仙女,粗大肉棒顫抖地瘋狂插到最深處,頂住嬌嫩子宮,狂烈跳動著,將滾燙精液極遠暴射進純潔仙宮之中!

「啊——」韓玉璃仰起雪頸,放聲淫浪嬌喊,興奮得一頭青絲都幾乎起立起來。

雪白修長的玉腿緊緊纏住小男孩的腰臀,她用藕臂抱緊他的頭部,將他的臉貼在自己興奮微紅的乳房上面,感覺到他的牙齒在狠咬嬌嫩乳頭,不由得更是興奮狂喜,玉體劇顫著與他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

花徑蜜道瘋狂地痙攣抽搐,淫蕩地大力擠壓肉棒,讓肉棒的快感更強,噴射出的精液瘋狂激射,噗噗地打在子宮內壁上,讓她興奮得尖叫一聲,直接爽得暈去。

伊山近抱住昏迷的美人雪白窈窕玉體,肉棒仍在她緊夾的嫩穴中猛烈跳動,直到將最後一滴精液射入嫩穴深處,才徹底癱軟在她身上,大口咬住酥滑玉乳,含在口中溫柔地吮吸舔弄。

他的心中一片平安喜樂,輕鬆至極,彷彿所有煩悶都隨著精液一同噴射出去了一樣。壓抑心頭多年的大仇終於有了報仇的機會,仙術修為大有增長,又玩了一個實力強大的美麗仙女,而且這一次是自己在上面!

他的肉棒又變硬起來,頂住嫩穴深處的子宮,讓韓玉璃低聲嬌吟著,幽幽醒來。

她緩緩睜開美目,看到的卻是那小小男孩的笑容,下體又傳來劇痛,微微一動,就能感覺到純潔花徑中深插著一根肉棒,讓她仙心狂震,剛才放蕩交歡的一幕重新出現在眼前。

『怎會如此?我怎麼會做出這麼下賤的事來?』滾燙淚水自仙女美麗雙眸中奔湧而出,讓她傷心驚駭欲絕,不敢相信剛才淫浪嬌吟、與那小男孩激烈交合的就是自己。

不知哪裡來的力氣,讓她奮力推開伊山近,感覺著粗大肉棒從嫩穴中拔出的痛苦,低下頭看去,不由得心膽俱裂,果呆地張著櫻唇,卻叫不出聲來。

原本緊緊閉合的嫩穴現在卻花唇大開,鮮血與精液從裡面緩緩流淌出來,顯示著剛才的一切並不是夢境。

『我被這麼小的孩子好污了……』韓玉璃痛苦地想著:『而且還叫得那麼淫蕩,做出那麼下賤的事,居然還挺腰迎合他的動作……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這空間的力量?』

她仰頭望向四方,這裡是她熟悉的冰蟾宮大殿,雖然只是複製品,還是讓她羞慚欲死,感覺自己在神聖殿堂中做下淫蕩醜事,再也無顏見人。

整個空間帶給她奇妙的壓抑,讓她赤裸玉體戰慄:『或者是這邪術陣法能侵襲我的心志,還是這小鬼施了邪術?』

她正在心神迷亂之時,突然唇間一脹,一根濕漉漉的粗大肉棒頂開櫻唇貝齒,向著櫻桃小口裡面插入,重重地頂在柔滑香舌上面。

「嗚!」韓玉璃憤怒地尖叫一聲,努力挺動滑膩香舌想要將它頂出去,卻讓伊山近更爽,肉棒深插在櫻唇中,一直向潔淨嬌嫩的咽喉頂去。

她憤怒地扭頭掙扎,想要吐出肉棒,可是伊山近卻用大腿夾住她絕色美麗的玉顏,肉棒狠狠插入櫻唇,一直頂到咽喉上面。

韓玉璃無力地放棄,感覺到他趴在自己純潔的身體上,用舌頭舔弄自己的嫩穴,快感湧來,讓她悲傷地流出了淚水。

快感讓她眩暈,無力地喘息著任由粗大肉棒在潔淨櫻口中抽插。仙女唾液沖刷著肉棒,鮮血從肉棒上面流下,浸入她的口中,讓她品嚐到了三百處女鮮血,以及自己仙血落紅的滋味。

伊山近此時也興奮舔弄吸食仙女落紅,舌尖在嫩穴上靈巧地打著轉,吮吸舔弄,將晶瑩仙血一滴滴地含入口中,細細品嚐著令人興奮的美妙滋味,再一點點地嚥下。

這可是少有的好東西,修行多年的仙子流出的大補之物,正是雙修之士的最愛。

他雙手抓緊柔嫩香臀,奮力將她的下體貼到自己臉上,舌尖舔弄處女仙穴,肉棒也興奮地在仙唇中大力抽插,龜頭頂開喉間嫩肉,一下下抽弄著仙喉,爽感急劇湧起。

美麗仙女翻著白眼,感覺喉間梗得難受,喘不過氣來,痛苦不堪。可是下體的快感又讓她興奮顫抖,在一爽一苦之中卻有一絲清明,讓她羞慚欲死。

粗大肉棒在她的櫻桃小嘴裡面不知抽插了多久,速度越來越快,讓她升起不祥的預感。

終於,伊山近在美女小嘴中爽到極點,顫抖大叫著將肉棒插到仙喉最深處,劇烈跳動噴射精液,讓她的玉體第二次品嚐到精液的味道,這一次卻是用她上面的小嘴。

世外仙子的絕美玉顏上悲憤地流淌著清澈淚水,嗚嗚低吟著,無奈地嚥下精液和三百零一位處女的落紅,心力交瘁,終於暈了過去。

在她潔白無瑕的美麗面龐上,淚水與精水血水縱橫交錯,淒美無限,令人憐惜。

※  ※  ※

伊山近駕著空行梭,在天空中縱橫飛射,心中暢快至極。

由於美人圖空間與外界的時間流逝速度不一樣,儘管他在仙陣中耗費了大量時光,現在距離一月之期還早,半個月後再去繳令不遲。

雖然他現在還不能突破冰心訣第三層關口,但體內蘊含著那麼多的純潔處女仙力,突破只是早晚的事,他有信心在期限到來之前回到冰蟾宮,讓師父知道自己的天才橫溢並非虛書!

說來也好笑,韓玉琳逼著自己在一月內達到冰心訣第三層,讓自己被迫強姦了她的親妹妹,吸取她妹妹三百年的靈力錘煉冰蟾宮的最初級功法,這種事想必她做夢都想不到。

他離開京城那麼久,也知道蜀國夫人一家一定擔心著自己,因此駕空行梭提前趕回京城看上一眼,同時也可以製造自己不在場證明,讓別人都相信文清雅已經去了冰蟾宮,而文子真卻在京城出現,這樣就沒有人懷疑這對兄妹本是一人了。

他從凌亂野得到的珍稀藥草不少,在媚靈的指點下,以其中一部分煉製空行梭,雖然只是稍稍煉製一下,就已經讓空行梭速度翻倍,趕回京城時大為節約時間。

天色微黑時,他已經出現在伯陽侯府上空,施展隱行術,悄俏地潛了進去。

此時天下聞名的美麗才女文娑霓正在後花園裡,坐在雅致石桌旁的石凳上,幽幽長歎,一腔情思都繫在遠去的伊山近身上。

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竟然會對他情深如此,可是一旦他遠離,心中想的都是租他在一起時的歡樂時光,以及那銷魂蝕骨的極度歡樂。

突然,一雙手從後面伸過來握住柔滑玉乳,將她的嬌軀摟在懷裡。

文娑霓大驚失色,正要叫喊,突然心中湧起熟悉的感覺,嬌軀軟軟倒在他的懷中,淚水奔湧流淌,激動興奮得幾乎暈去。

她的雅致衣裙被那雙熟悉的手迅速剝去,露出雪白纖美的純潔玉體,讓她趴伏在石桌上,粗大肉棒從後面頂上嫩穴,噗哧一聲,輕車熟路插了進去。

「嗯……」文娑霓暢美地嬌吟一聲,回頭吻上他的嘴唇,大力吮吸他的唾液,美目中流淌著激動的淚水,讓熱吻中的兩人都品嚐到那淚水的滋味。

小別勝新婚,兩人在後花園中激烈大幹,直幹得地動山搖、日月無光,文娑霓只覺銷魂蝕骨的快樂如狂潮奔湧,興奮地仰天嬌喊,聲音淫浪嬌媚,將平時的端莊儀態都丟到了九霄雲外。

不知幹了多久,文娑霓在昏沉興奮之中,感覺到一條柔滑舌頭舔弄著自己與伊山近交合的部位,癢酥酥的,更增添她的興奮快感。

那是她性感美麗的母親——蜀國夫人已經聞訊趕來,雖然是激動得熱淚滾滾,還是在伊山近的示意下跪地舔弄肉棒插入她女兒嫩穴的部位,吮蛋舔穴,口沫四濺,一邊舔還一邊興奮地哭泣。

粱雨虹已經高興地撲上來,奮力吻住伊山近的嘴唇,與他激烈熱吻,渾然不顧伊山近正一絲不掛站在她表姊的身後,抱住她的赤裸玉體猛烈抽插。

朱月溪也含淚上前親吻著伊山近的臉頰,再吻吻自己女兒的臉,三人成「品」字形互吻,隨後又向下吻著甥女的雪白香肩,一直吻上少女酥胸,將堅挺玉乳含在香唇中溫柔吮吸舔弄。

幾方面的刺激一齊湧來,文娑霓已經快要興奮得發瘋,窈窕玉體顫抖著將光滑雪臀拚命向後頂去,嫩穴夾緊肉棒,享受著粗大肉棒激烈衝擊的快感,仰起修長美頸,發出一聲淫媚至極的激烈尖叫。

接下來,就是四位有血緣關係的美女與伊山近盤腸大戰,在激烈的交歡之中,美女們的嬌聲興奮高亢,直入雲霄。